109.第 109 章

推荐阅读:太古神王天才小毒妃女村长的贴身神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大明文魁透视小村医星辰变末世重生之龙帝重生之财源滚滚

    此为防盗章

    可李卿淑这个当亲妈的能看不出来这事情处处透着猫腻?

    用她的话说,那就是自家闺女屁股一撅, 都知道她想要拉屎还是屙尿了。

    先不说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巧合之事, 就只说她闺女晚上回家突然对许家丫头的态度转变, 再加上之后人家就出了这事, 说她闺女没有在里面使坏,她是不信的。

    世人皆易被自己眼睛看到的事物外表所欺骗。那些外人是,她也是。若她不是宝君的亲妈,只会以为这就是一个正常爱调皮捣蛋的熊孩子。

    可是自家孩子自家知, 她闺女从小就比别人家的孩子早熟。这早熟可不是指生理上的, 而是指比人家孩子更早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

    小一点的时候,当宝杨这孩子需要哄着吃饭时,宝君从能握住勺子开始就不肯再让人喂食了。那时候她多骄傲自豪啊,可她闺女越长大越令人头疼。

    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有着自己的一套歪理邪说,她和丈夫不厌其烦和她摆事实讲道理,她闺女总是嘴上说“好好好”,结果也不知道她好到哪里去了。

    典型的左耳进右耳出。

    别人家的孩子带来的是肉体上的折腾,她家的这个混世魔王那绝对是对她心灵上的折磨。

    无论是出于赵宝君死不承认自己犯错,并且还有带着其他小朋友干坏事的嫌疑。还有因为这次,她的贪玩捣蛋让人许家丫头受到了惊吓。

    赵宝君被无情地禁足了!而赵宝杨虽然没有参与策划——他在赵宝君的衬托下,在李卿淑心里那就是一个憨吃憨玩的傻孩子。

    但是他虽然傻白甜, 但是作为赵宝君的哥哥还是陪罚了。

    赵宝君兄妹俩无奈老老实地窝在家里,玩了几天女孩子的游戏, 直到去外婆家的时候, 俩人才被允许出来暂时放风一天。

    “在外婆家要老老实实的跟着我, 我去哪儿你就在哪。不准惹事,不准欺负其他小朋友。听到没有?”李卿淑一万个不放心赵宝君,生怕把她一放出去就闯祸,走在路上再三叮嘱道。

    赵宝君看上去乖乖巧巧地回道:“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等真到了外婆家,她妈也没空管她了。

    李卿淑看着自家闺女老老实实地模样,却一点也没办法放下心来。

    她觉得她的头更痛了。

    ……

    李卿淑的娘家是在距离H市市中心几十公里外,一个小县城中的红旗公社生产大队中。

    那里可没有可以直达红旗公社的公交车。想要去那里,就必须先转乘三趟公交车到县城,再从县里走一个多小时的烂泥路。

    “挤挤,里面的人再往里头挤挤!”门口的售票员一边收钱一边扯着嗓音朝里喊道。

    “挤不下了!”

    “怎么挤嘛!”

    ……

    里头的乘客客纷纷抱怨,而外头的乘客拼命往里挤才能有个站脚的地方。

    快要过年,许多人都是想办法提早回家,也好早日和家人团聚。

    此时公交车内,因为一部分人赶得都是长途,所以车上吃茶叶蛋的有,吃烧饼的也有。

    各色事物的香味和汗臭等各色味道混杂在一起,使得原本就晕车的人呕吐不止。

    那味道别提有多酸爽!

    赵宝君几人上车时公交车才过了一站,车上的乘客不多,兄妹俩才恰巧有位子坐,不至于在这人海中被挤成肉饼。

    还好,这已经是转的第三趟车,再过半个小时就可以到县城了。

    只是眼见早已过了午饭时间,李卿淑递给兄妹俩一人一个茶叶蛋让他们先垫垫肚子,待去了县城里再吃顿好的。

    赵宝君也是早就饿的肚子咕咕作响,那茶叶蛋虽然早已冷了,但是赵宝君肚子里的馋虫还是被勾了上来。

    就在她接过鸡蛋转头时,无意中透过前面几排位子中间狭小的缝隙,看到一只男性的手鬼鬼祟祟地伸向他身边一个四十多岁男人衣襟处。

    她眼神一凛,跳到椅子上把手里还未剥壳的鸡蛋用力掷了出去,扯着嗓门大声喊道:“抓贼啊!”

    人群听到这个话纷纷慌张起来。

    这年头一毛钱都是人的命,更何况这一车的人半数都是赶回家过年,这大包小包里面可都是回家的节礼。衣服口袋里也揣着一年到头的血汗钱,如果这时候遭了贼,那全家明年一整年都要饿肚子了。

    于是群情激愤,大家叫嚷着抓贼。可是这车里这么多人,特别是站在前排的人左看看右瞧瞧,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嚎出的那一嗓子,都紧紧的捂好了他们自己的口袋子。

    赵宝君作为一个年仅三岁的小豆丁,这时候就显现出了她年龄的劣势。

    她扫视了一圈,那唯一称手的武器早已被她扔了出去,而她哥的那个鸡蛋早就进他肚子里,身边唯一能扔出去的也只有她哥了。

    总不能真把她哥甩出去吧!

    她不得不站在椅子上,指着离门口的地方喊道:“那个穿蓝色衣服的是小偷!他刚刚在摸灰色衣服人的口袋!”

    可是这一车的乘客,因为当时衣服款式颜色的单调性,基本都是黑灰蓝。出个门必定能撞衫,这蓝色衣服和这灰色衣服的指向性实在是太差了。

    不过幸好赵宝君早有准备。“那个蓝色衣服的贼被我拿鸡蛋砸中了脸!”

    听她这么一说,众人就知道说的是谁了。整个公交车上就这么一个家伙既穿蓝色衣服,又惨兮兮地捂着半边高高肿起的脸。

    不过这能面不改色和广大的人民群众站在对立面的男人,心里素质也不是吃素的。他一脸被无端端地冤枉,而愤怒的样子吼道:“你这哪来的瓜娃子!不仅打了人还冤枉好人。”

    他既然敢推脱开,自是因为此时的脏物早已转移,他只是负责动手的那一个,保管脏物的却另有其人。

    而那个丢了东西的灰色衣服男人,慌张的检查完身上的口袋后,赤红着双眼拽起那小偷的衣襟就要作势打上去。“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真不是我偷的,不信你搜身。”他佯装无辜又任人搜身的模样,不仅让车上原本坚定不移认为他是小偷的人开始迟疑,就连这穿着灰色衣服的苦主也迟迟没有挥下愤怒的拳头。

    众人心中猜测,这人真是小偷的话应该没道理会主动提出搜身检查,会不会是那个小娃娃弄错了,毕竟她也只是个三岁多的孩子。

    这灰色衣服男人虽然确实丢了钱,但也不能百分百肯定是在这辆公交车上丢的东西,不是吗?

    赵宝君也是生怕快到手的猎物真的跑了,她紧紧地拽着许佳宁的胳膊,以防她溜走。

    也别说,这许佳宁看这条路的前方是不远处的乱坟堆,内心有些忐忑不安。最近厂子里有传闻说这里闹鬼,听说有一个喝醉了酒的老酒鬼晚上糊里糊涂的走到这儿,也不知是他喝多了眼花,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家伙看到坟堆里居然爬出了一个女鬼。

    当时那家伙就吓得尿裤子,至今都不敢晚上上夜班一个人走夜路。当然也有好处,那就是他再也不敢喝得烂醉,就怕他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脚,乱走乱晃。

    虽然她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照常理该是不惧怕这些鬼怪之事。其实不然,她上辈子其实是个无神论者,否则这世上这么多坏人没有受到报应?

    可是自她自己重生后,却不敢这么想了。

    有时候她都分不清自己如今是真的重新活过一次,还只是黄粱一梦。

    虽然鬼怪可怕,但有时候人心比鬼怪更加可怕。

    赵宝君压低了嗓音让几人凑近了,神神秘秘地说:“你们最近听说这边的传闻了没?”

    周小胖和赵宝杨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她压低嗓音故意渲染气氛说:“听说这里原有个李姓乡绅家的女儿,长得那个水灵,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

    “有一日被县里的一个长相丑陋的恶霸听到了关于她貌美的传闻……这恶霸家里是当地县太爷家最为得宠的小妾的一母同胞的弟弟,他就好奇偷偷地跑去看了这李姑娘一眼,霎时惊为天人。可是这恶霸也自知自己长得丑,对方家虽只是本地乡绅,但也不是无名无姓的人家。”

    “那怎么办呢?”

    “这恶霸就一拍腿,想起了一个法子。这是什么法子你们知道吗?”

    三人十分默契地摇摇头,表示不知。

    赵宝君继续说下去。“他四处散播这姑娘早已非完璧之身。那个时候你们也知道,一句流言就可以逼死人。这姑娘差点要上吊的时候,被恶霸安排的一个长得人模狗样,小时候又念过几年书的混混给救了。那混混骗那姑娘说她是个落魄的读书人,又有英雄救美的情分在,这很快在一来二往之下,李家姑娘就对这个假书生有了感情。”

    “假书生假意求取,李父李母一是因女儿在外头的名声有损之后,没有什么齐整人家愿意求娶。二也是拗不过自家闺女,而这个假书生对他们闺女又有救命之恩,所以允了婚事。”

    “大婚那天,一切似乎都很顺利。可是李姑娘本以为嫁的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心上人,哪知道在洞房里被掀开盖头的时候,看到的居然是县里那个长得极为丑陋的恶霸。而她自己的心上人此时就在屋外,和其他人等着闹洞房。这姑娘哪得了这个刺激,当时就在屋子里撞墙死了。”

    “这恶霸本打算生米煮成熟饭之后,李姑娘已经是他的人,不想嫁都嫁了。哪知道闹出了人命,他连夜托着这姑娘的尸身随意裹了一个草席就掩埋在了乱葬岗。”

    赵宝君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些乱坟堆。“就埋在了这里。”

    “传说,每当有男人经过时,李姑娘就会穿着红色嫁衣把那些男人拖到坟地里。嘴里还会不停地念叨着:你不是想娶我吗……你不是想娶我吗……”

    许佳宁虽然觉得自己也算是半个鬼,而且心里也知道这故事,八成不知是从谁嘴里胡诌出来吓唬人用的。但是,寒风伴着赵宝君刻意渲染气氛而压低的声音,还是有些吓到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知道赵宝君平日里最是护着她的那个哥哥,本想借着赵宝杨害怕的名头回去。可没想到她侧头看去,赵宝杨和周小胖都一脸兴奋的模样。

    这真是无知者无畏。

    赵宝君从小挎包中摸索出了四个黄澄澄的橘子,也不再卖关子开始步入正题:“我们今晚比谁的胆子大。每人一个橘子,把它埋在其中的一个坟上的雪堆里,然后拿出来吃了它。赢了的人,大家过年收到的糖就都给他,怎么样。”

    她扫了一圈众人,“你们敢不敢?”

    赵宝杨和周小胖听的跃跃欲试,十分想要那份巨大的奖励。

    而许佳宁原本一直悬在喉咙口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这真是小孩子的游戏,她原本还担心赵宝君要来提议在这里呆一晚,这种馊主意。

    先不说这里晚上安不安全,就这么冷的天气待着非冻病不可。

    石头剪刀布很快就决定出了先后顺序。

    耳畔“呜呜”作响,给原本就萧瑟的荒坟平添了几分寒意。

    周小胖一开始看上去还有些胆怯,没有他之前表现出来的那般镇定,但也没有退缩,把橘子买了进去再回来。接着是赵宝君和赵宝杨,更是顺利把橘子埋在周小胖那只橘子的旁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太古神王惊悚乐园仙逆赘婿一念永恒执魔凌天战尊极品全能学生宠魅

女主总想抢我爹![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奇书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女主总想抢我爹![穿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