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hapter84

推荐阅读:太古神王天才小毒妃女村长的贴身神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大明文魁透视小村医星辰变末世重生之龙帝重生之财源滚滚

    这个晚上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晚上,程安平孤零零的坐在医院的长椅子上面, 鞋子和裤子都是湿的, 周围人劝说他几乎没有听到,只等在急救室外面等着, 手上抱着卫怀恩的外套,真个人可怜极了。@樂@文@小@说|

    木一和卫二来的时候就看到小护士劝说的程安平的场景, 他们两人也会面色凝重,看着医院上面的红灯直接把消息给传给顶头上司, 他们是负责保护少爷的安全, 没想到会出现这个事情,两人心中无比的自责。

    看着穿着湿衣服的人, 两人直接用打晕来威胁, 程安平才有动静, 换了一个借的裤子, 程安平再次的坐到长椅上面,整个人就像是已经凝固的雕塑, 要不是那眼神盯着急救灯偶尔动两下,木一和卫二两人还以为这人出了什么事情。

    这会天色已经黑了,三个人在医院里面等着,总觉得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红灯终于灭了, 程安平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整个人像是走在悬崖上面的钢丝上面,随时就要崩溃和摧毁的样子。

    其实一边的木一和卫二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站在门口等待医生的出来, 两人身材比较高大,门口一站就把出来的医生挡了个干净,医生也不介意,这样的情况他见多了,直接朝两人说了一句‘得救了’。

    这话一说出木一和卫二直接松口气,赶紧的给医生让过来,刚网后面退一步的时候,就听到身后噗咚一声,回头就看到程安平本来坐在椅子上面的程安平不知道怎么跑到他们的背后,大概听到医生的话,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身体没有承受住就晕了过去。

    最无奈的大概是刚出来的医生,刚刚救人完毕又要看看晕倒的人,直接说了一句吓得,然后让人送到病房里面休息就行了。

    木一送程安平到病房,卫二赶紧的朝首长报告这件事情,然后盯着小护士把人转到普通病房,这一忙活就到了凌晨,木一和卫二分别在病房里外守着,一旦有情况随时的喊医生。

    凌晨四点的时候程安平直接发起了高烧,嘴巴里面说着迷糊的话,木一赶紧的让喊医生过来,一阵忙活直接给吊点滴,还是隔时辰量一□□温。

    这边刚刚把人安顿好,那边卫怀恩也醒了,精神状态倒是不错,就是脸色比较苍白,看到床边的两人直接问程安平人在哪里,看着木一卫二的脸色,卫怀恩直接冷着脸,哑着声音又问了一遍,显然已经不耐烦了,木一和卫二赶紧的把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

    卫怀恩直接掀开被子,木一赶紧的递上刚才应急买的衣服,套着沉重的军大衣卫怀恩就让木一带路,径直的朝程安平的病房走去。

    站在床边看着吊着点滴睡梦中都不安生的人,卫怀恩坐在铺着软垫的椅子上面心疼的摸着程安平褪皮的嘴唇,像是感受到什么一样,程安平突然动着手,卫怀恩赶紧的压住他乱动的手臂,不能动弹的程安平大概是委屈了,嘟囔着嘴巴就开始喊着‘大哥、大哥’,卫怀恩赶紧的凑到跟前,哑着嗓子应答着:“在呢,大哥在这,安平,我在这……”

    听到他应答的声音,闭着眼睛的程安平渐渐的安歇下来,眼泪哗哗哗的无声流了下来,一如多年的小时候。卫怀恩突然就体会到心痛如绞的感觉,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你想紧握牵手的人就在你身边,而对方却因为你活的如此的悲苦和隐忍。

    卫怀恩敛着眉眼一点一点的擦拭着程安平脸上的泪水,像是在抹平他的悲苦和伤痕,大概是他做的太专注和认真,就连一边的木一和卫二退下的时候也没有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站在外面的木一看了从窗户外面看了一眼里面,看到两人相互依偎睡觉的样子,他突然朝一边的卫二开口说道:“看到他们这样就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也没什么,少爷这样的人就算没有程小先生,也不会爱上任何人,况且程小先生人真不错。”

    卫二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也显示出赞同的意思,他们一年前就被首长调给少爷,这一年期间他们负责追踪乔伊找到小程先生,他们也知道了这其中很多的事情,尤其是知道小程先生为了捡到的小孩花掉所有的积蓄给对方做手术,最贫困的时候也养着那个孩子……在他们看来,小程先生就是有着一个美好品质的人,这样的人是值得拥有幸福的。

    两人没说一句就接到电话,卫二脸色一紧直接看着木一说道:“首长已经到外面,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接首长。”说着木一就点了一下头快速的朝医院门口走去。

    没有过多久,木一就带着人一起过来,一行差不多六个人,木一直接迎上去,敬了一个礼直接说道:“首长好!”

    卫书海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敬礼,他来这里就是秘密的过来,不宜于惊动到别人,直接看着跟前的病房问道:“人在里面,看起来倒是没事。”

    从窗户外面,卫书海已经看到半依偎在床边的自家儿子,然后眼神转移到床上的人身上,半响才开口说道:“那是安平吧?”

    ;木一点着头,认真的点头,“那是小程先生,因为少爷的事情晕了过去刚才还是发高烧,现在在吊着点滴。”

    卫书海点着头,朝后面的人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说着就拉开门进去。

    大概是被开门声音惊到了,卫怀恩一下子就睁开眼睛,看到来人一愣,喊了一声爸爸就要站起来,卫书海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坐着别折腾,走到床边看着勉强睡着的人,看了一会才叹了一口气,慢慢的说道:“这孩子吃了不少苦吧。”

    卫怀恩没有说话,只是把被子盖到程安平的手上面保持着温度,“爸,对不起,尽管这样说无济于事,但是我想告诉你,找到他我很高兴,我这颗心终于安定下来了,我不知道你和母亲之间的感情是什么样子的,我也以为我这一声都不会拥有一般人的感情,可是当我回头看不到这个人,那个时候我才慌了,这颗心像是缺少了一块,始终空荡荡的,”

    说到这卫怀恩停顿一下,转头看着卫书海继续说道,“我现在这心是满的,想到以后和他在一起的生活,心里也不由的充满一丝期待,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但我想等我和他走完这一生,等我合上眼睛那一刻,就会知道答案。”

    卫怀恩平白直叙的说着这些话,像是一个冷静的主刀医生一边剖开自己的身体一边观察然后向着别人解说自己的病情,看起来如此的残忍,但是却有着他独到的温柔。

    这样的温柔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了的,卫书海看着这个从小到大一向不用自己操心的孩子,有时候觉得这个孩子太过于早熟和冷情,为此他特地的决定带着妻子从广市回来,本来以为会暖暖这个孩子的性子,没想到事情却以着这样的方式发展着,等到他发觉的时候,,孩子都已经长大了。

    卫书海叹了口气,开口问道:“你这次是故意的?不过把自己弄成这样倒是让我意外,听到我儿子要死的消息,我还以为你准备把你老子我也算计进去。”

    听到他的话,卫怀恩一向高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窘迫,有点尴尬的咳嗽一声,慢慢的开口说道:“这是意外,没想到到水里面腿会抽筋。”说着卫怀恩自己也有点尴尬,只要想要让对方心疼一下,没想到会凑巧弄成这样。

    卫书海亦有所感的看了一眼床上的颤动睫毛的程安平,在看着还在没有察觉的自家儿子,心里面满意极了,直接拍着卫怀恩的肩膀,语气沉稳的说道:“既然你没事我就回去了,你的事情自己解决,家里我会和老爷子他们说,早点回家,不然卫鸾那小子就要不认你了。”

    说完不等卫怀恩说话就直接收回自己的手指网门外走去,嘴角快速的闪过一丝笑容,傻儿子你这人能不能带回来都是个问题,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反正孙子已经有了,这些都随他们去吧。

    等到门啪的一声关上,卫怀恩倒是松了一口气,他想了各种应对办法还没使出来,没想到自己父亲就这么轻松的答应了,不过这也好。他刚抬起眼睛结果就对上一双生气的大眼睛,卫怀恩一愣,结果一个枕头就砸到他的脸上。

    “安平?”

    “你、出、去!”

    两人同时的出声,卫怀恩看着眼眶都急红的人,赶紧的伸手按压住他挣扎的手臂,叹息般的说道:“别动,你要是生气可以打我,这事是我做的不对,我先出去,等你想好了我就告诉你全部的事情好吗?”

    卫怀恩一边说着一边看着程安平气的染上一丝红晕的脸色,认真的说道:“既然你刚才醒着肯定听到我和爸爸的对话,所以你想什么时候和我回家都是可以的,要是你不想回家我们就带着儿子和小福去北欧那边,你可以继续学习,只要我们一家在一起。”

    “好了,你休息,我出去等你。”说着卫怀恩就一步一步的走出去,等到门咔的一声关上,程安平才怔怔的看着天花板,脸上的露出似喜似悲的笑容,这个人说要和他成为家人,这一次终于没有别人了,想到这程安平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滚落。

    ———————————————————————

    第二天两人都成功的出院,像是昨天的惊心动魄的情景就是一场梦境一般,木一是直接开车过来接着他们两人,程安平默不作声的坐在车子里面,卫怀恩也不介意笑了笑,直接坐到他的旁边,车子很快就离开医院,开到半路的时候,卫怀恩直接把手覆盖在程安平的手指上,程安平动了两下都没有挣开,恼怒的瞪着身边的人,“放开我!”

    卫怀恩挑着眉毛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反而凑到程安平的耳边跟前低低笑了一声,小声的说道:“安平你难道不想看到卫鸾吗,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呢,如果你再不和我说话,我就反悔刚才说的哦。”

    听到这话,程安平简直是震惊的看着跟前的人,显然没想到几年不见这人变得这样厚脸皮,看着对方带着微笑的眼睛,程安平犹豫了一下终于软了口气问道:“卫鸾是怎么回事?”

    卫怀恩轻轻一笑,拉着程安平的手指放在自己的手心把玩着,嘴上却开始说道:“在那场订婚之前我就存了我和你的精子,那时候我想的是等我去了法国就准备和你在那边生活,你要是不想回国我就申请一直留任在欧洲那边,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孩子,等到合适的时机带回去,爷爷他们也应该不会反对我们了,”

    说到这,卫怀恩的语气一顿,继续说道:“只是我没想到你已经知道订婚的事情,然后还利用怀珠让我们的关系就那样曝光,你离开之后,爷爷就知道我和谢蕴是假结婚,后来我被父亲禁足,谢蕴提前跑了说是找机会和你说明情况,没想到还没找到你,却看到你坠机的消息……”

    尽管知道这个人现在好好的坐在他身边,但是一想到当年的情节,卫怀恩还是感到一阵窒息,像是透不过气来一样的惶恐,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是不能失去这个人。

    “我找你找得太久,安平你不在了我这颗心就像也沉入深海一样,我想着要是有一个像你一样的孩子,我应该才能感受到自己活着吧。”说着卫怀恩轻轻的把程安平楼道怀里面,叹息般的说道:“安平,请你原谅我吧。”

    程安平任由他抱着一只没有说话,结果前面的木一忍不住的咳嗽一声,“少爷小程先生,我们到了,先下车?”这个时候木一忍不住羡慕跟首长回去的卫二,这个电灯泡真不是人干的活,听着少爷哄媳妇就够震惊的了,还要忍受少爷的冷空气,哎。

    反应过来的程安平赶紧的从卫怀恩的怀里面钻出来,像是逃跑一样下车往院子里面跑去,仿佛还听到后面传来某人的叹息,他抿了抿嘴巴就抱住迎上来的小福。

    小福看到程安平啊啊的叫声,显然对爸爸昨晚没有回来的事情赶到委屈,就连后面跟来的卫怀恩都遭到他的撅嘴无视,显然认为这个坏大伯抢走了他的爸爸。

    卫怀恩挑了挑眉倒是不在乎一般的笑了笑,还伸手揉了揉小福的脑袋,在程安平的默许下跟着他一起进入到房间里面。

    今天林婆去车站接自己的儿子媳妇去了,程安平和卫怀恩在房间里面没有呆多久就听到林婆明显提高的嗓子,语气里面充满了喜气。听到声音他们正好出来,就看到林婆喊着他们,高兴的朝他们介绍自己的儿子和媳妇。

    林婆的儿子和媳妇都是在外面务工的普通农民,看到程安平后面的卫怀恩的时候有点束手束脚的打了个招呼,虽然听自家老娘说了这个其实气势不凡的租客,这会真正看倒是有几分不自在,毕竟这人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

    卫怀恩也不介意,倒是有些高兴的看着林婆,然后伸手强行的拉住程安平的手往自己的跟前拖了一下,笑着说道:“阿婆一只没有和你说,安平就是我找的弟弟,现在他不生气了,我们就准备一起回家,正好也要过年了,家里人也等着。”

    林婆先是一愣,反应过来高兴的说道:“哎哟你们这些孩子,真是!这是好事啊,我就说小程这么好怎么一直不说家里面事情呢,现在好了你这哥哥能找来,说明这误会就解除了,回家好啊,小程啊你也别倔着了,这人啊一生就这么点,要是为了怄气耽误好时光就是对不起父母给的生命哦。”

    程安平动了动手指,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阿婆,谢谢您的照顾。”

    “哎呦,别说这些话哟,弄得老婆子我怪不好意思的呢,你们走了我家空子大了一些,正好可以把亲戚都喊来聚聚嘞!”

    说着林婆就跟在儿子媳妇后面笑眯眯的走开,嘴巴里面哼着老式的歌曲,这离别的气氛也变的欢快起来。

    程安平一下子甩开卫怀恩的人,不高兴的看着对方,“我什么时候说我要走的?!”

    卫怀恩挑眉,无辜的看着已经走远的林婆,慢慢的说道:“林婆都说了家里面空间太小了,安平你应该卫林婆着想一样,不过你要想在这里,我就陪着你,反正你在哪我就在哪。”说完还一副我宠你的样子,弄得程安平耳尖都气红了起来。

    此时卫怀恩待在程安平的房间和小福大眼对小眼,尽管有了一个孩子,但是卫怀恩始终不怎么会带孩子,不然也不会把卫鸾养成一副小冰山的样子。

    看着跟前的小孩他虽然知道大概的事情,但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番,程安平打发小福给林婆送东西,这才慢慢的开口说着小福的事情。

    他当初在房间里面听到卫怀恩和谢晋他们说的话之后,才知道原来在对方的心中自己只是个玩物,那样的话导致他整夜的睡不着,后来准备留学期间他就觉察到这其中有什么事情隐瞒着他,后来知道对方要订婚的消息,他更是心如死灰,在法国他整夜的不安,就想着有个说法也好亲自的死心,结果到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设计了一场破坏订婚的事情,他那会根本不想对方订婚,想到这个人属于别人就无法忍受的难过。

    想到这程安平有点苦涩的一笑,继续的说着,那个时候再次的回到法国他本来季想好远离一切过着自己的生活,直到从乔伊哪里知道早些年程文一直企图找他,结果都是被卫怀恩打发回去,尤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不知道用多少钱堵住程文这个缺口,想到这些程安平就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个坏人,他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所以才让乔伊帮忙没有乘坐通往圣彼得堡的飞机,没想到机缘巧合救了他一命。

    那个时候心如死灰的程安平就决定将错就错,彻底的消失在所有人的眼中。小福是他在被抢劫后捡到的孩子,那时候小孩子哭声都是断断续续的,他就想这个孩子或许是恩赐他的礼物。后来到医院检查才知道这个孩子有心脏病,两年前他给小孩做手术花了所有的积蓄,不过幸好孩子活了下来,程安平就给他起了一个叫小福的小名,希望这个孩子以后都是福气长存。

    但是这孩子仿佛生来就是多灾多难,手术过后就不怎么会说话,检查多次一声说是因为做手术的原因,以后或许就会说话,但程安平想要带着孩子去更好的地方检查,或许能找到根源,但是这期间经济情况一直不是很好,即使打了很多份工也仅仅的维持他和小福的生活和一点点余款……

    程安平一点一点的说完,半响卫怀恩握住程安平的手指,眼神盯着有些弯曲的小指,“这个就是抢劫的时候被弄伤的?”

    程安平不自在的动了动,小声的说道:“已经没事了,除了不怎么灵便之外倒是不影响其他的,你别看了……”

    刚说完就感觉到小指上面一暖,卫怀恩已经低头亲在上面,程安平一哆嗦,结巴的说道:“你、你别这样……”

    “安平,我们结婚吧。”

    “啊?!”程安平瞬间懵逼的看着对方,“你、你说什、什么、”

    卫怀恩抬头温柔的看着他微笑起来,眼神却是认真的说道:“你你是一只想要一个家吗,我们孩子都有了,所以还是和我结婚吧,我们到荷兰瑞士那里可以结婚,我愿意和你分享我以后生命的每一段时光,只和你。”

    程安平动着嘴巴,看着跟前微笑的男人,这才发现男人已经是足够成熟的大人,转眼间他们都不在是往日的小青年,现在他们有能力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他想了很久似乎无法越过这个男人去喝另外一个人生活,这个人他用了整个少年和青年岁月,直到今天他才真正的读懂这个人。

    这个人啊,和他一样有着孤单的灵魂,想要温暖,只不过这个人把自己的心藏的太深太深,即使走过千山万水也不一定能碰触到。而自己却用了整个小半生才焐热这个裹在坚硬石头中的心脏,现在这个心脏终于为他而跳动了,程安平此刻仿佛一个绝望的农夫突然收获意外的果实,意外又理所当然。

    因为这个人啊可是他花费了整个青春去追赶的人,好不容易等到这个人热乎起来,他怎么、怎么能推开呢。

    程安平佯装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把人推出去,一边推着一边快速的说着:“你去找小福不要在这里烦我!”

    卫怀恩有些无奈的看着转身走到房间的人,他翘了翘嘴唇,丝毫没有被敷衍的挫败,来日方长,只要这个人在他身边,答不答应也没什么关系。

    没有一会卫怀恩就找到小福,门口正好有卖糖葫芦的,看到小家伙渴望的眼神,卫怀恩顺手给买了两根,一根给小家伙吃,一个拿在手上准备给自己的小朋友吃。

    拉着小福卫怀恩走到房间门口就看到蹲在地上收拾东西的程安平,卫怀恩一顿,叹气一般的说道:“安平你就这样不想我和在一起吗?要是搬的话,应该我走—”

    他还没有说完就被程安平回头瞪了一眼直接打断,“你能不能别一直说话,谁要你要走了?你不是说结婚吗,难道不是一起走?”像是想到什么程安平目光变得凶巴巴的,“还是说你刚才说的结婚都是假的?”

    程安平刚说完就被卫怀恩直接抱起来,紧紧的按在怀里面,耳边传来卫怀恩喜悦的声音,“真的,只要你愿意我们明天就可以去国外结婚,安平谢谢你。”

    这是程安平第一次见到这人如此外露的情绪,鼻息间都是久违的熟悉气息,程安平慢慢的弯气大眼睛,他吸了吸鼻子,他终于等到这个人了,幸好还不晚,幸好自己的心脏还是热的。

    此刻要是程安平抬头就能看到一向冷情的卫怀恩眼眶是湿润的,像是褪去坚硬的外壳,只为怀里面人露出自己柔软的样子。

    卫怀恩想他这一生从出生就注定没有什么是他得不到,但是此刻他却是感恩的。

    这个时代渐渐的躁动,许多人都在奋力的往前奔跑着,仿佛慢了一步就会被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所抛弃,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或许有金钱美人权利等一切充满诱.惑力的东西,只有不停的往前奔跑才能不被这个时代淹没,而程安平这个日复一日坚守着自己的规则的人就像是长满青苔的瓦房,终有一天被高楼大厦所代替,那颗坚守执著的心也会随之淹没在无尽的水泥沙浆中。

    可是幸运的是,卫怀恩看到他这颗心,并且在他就要淹没的时候回头捧起了它,这于茫茫人海中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啊。

    这个时代发展的太快,卫怀恩想只有带着这个执着坚定的心,无论他走的多远,只要转身就会看到这人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他就不会迷失方向。

    想到这,卫怀恩低头轻轻的在程安平的头上亲吻一下,遇到你是我一生的幸运,未来似乎也值得温柔的期待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我正文完结了orz不知道说啥,看到这的宝宝们请受我一拜,感谢相陪,毕竟这么扑街的文没有你们相陪我也不一定坚持下来(眼泪汪汪)再次鞠躬感谢!

    这文后面只会写番外了,想看谁的番外大家点名,到时候我一个个写哒~

    另外新文《攻陷高岭之花》正在存稿,容再打一次广告,是甜污文!求个收藏,存稿差不多就开坑哒~(对了,存稿期间,我在更新言情的新坑,所以请宝宝们不要抛弃我,存稿结束我就来开新坑~)

    最后,感谢衣衣宝宝的地雷~和所有看正版宝宝的追文,毕竟我每天爆肝码字也是不容易,宝宝们要心疼一下手速渣成乌龟的我呀~

    番外见~+新坑见~~~~~~感谢各位鞠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太古神王惊悚乐园仙逆赘婿一念永恒执魔凌天战尊极品全能学生宠魅

敢跑你试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奇书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敢跑你试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