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嫁人

推荐阅读:太古神王天才小毒妃女村长的贴身神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大明文魁透视小村医星辰变末世重生之龙帝重生之财源滚滚

    五年里头,苏莲回来过几趟,一开始是县令夫人,后来是知府夫人,身上穿的头上戴的,让田玉兰看都看不过来。

    五年里头,苏梅嫁给了林树,二闺女已经一岁半了,梅林里又扩大了经营,把二楼也给买下来,正式开成了大酒楼。

    五年里头,苏桃跟沙记绸缎庄的沙老板定亲了,听说那沙老板快天天跑苏家,求苏家老三苏杏点头放人了。

    五年里头,苏家的当家人苏杏,终极一班的班主,安隆街终身热点人物荣誉奖获得者苏杏,总算要嫁人了。

    有时候,田玉兰忍不住会想,如果她当初不挑剔的话,如果她肯放低一点身段的话,那林树定然是手到擒来的吧。而她,会成为梅林里的老板娘……不,什么梅林里啊,应该是兰林里。而有的时候,她又怨恨上天没有给足她时间,当她下定决心要找那个养着范冰儿的小公子的时候,偏偏范冰儿小产了,而那小公子也没了踪影。

    但不论她如何想,她现在都只能抱着孩子坐在门前,听着爆竹声声,看着迎亲队伍吹吹打打从自己门前过去。

    是的,她已经嫁人生子了,就在去年,杀务净终于和苏桃那个小蹄子定亲后,她心灰意冷,不在相信世间还有值得她动心的好男人,索性嫁给了街上陈老板的儿子,那个傻儿子。

    “嫁个花脸男人,得意个什么劲儿!”看着大红花轿从自己眼前晃过,田玉兰用力向地上吐了一口吐沫,然后用鞋底用力蹭了蹭,对身边同样看热闹的街坊说,“这个小贱蹄子当初就不是个安分的,她勾引的男人多了去了,也就那些外族人不嫌弃。嘿,我听说外族人根本不管自己媳妇有几个男人,有的还跟自己兄弟共妻呢……”

    街坊们没吭声,仍旧看着门前迎亲的热闹,对于田玉兰的诋毁,他们早就习惯了。

    他们想不明白——真是怪了,以前觉得田家闺女长得漂亮又稳重,堪称安隆街一枝花,是不是当初瞎了眼睛了啊。

    不过,对于田玉兰怨恨,苏杏是没兴趣去了解的,反正就是那一套而已。她现在觉得自己特么有点不对劲啊,这手啊,你抖个毛线!那个男人你这些年都摸了多少次,亲了多少次了,如今成亲也不过是住进一个屋的事儿,有啥好紧张的。

    云帆那张花了的脸,早已被安隆街的街坊们所习惯。毕竟看了五年了,早先还会吓一跳,可时间久了,还有什么好惊吓的。

    这会儿,他骑在马上,后面轿子里坐的是他即将过门的妻子。

    迎亲队伍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因为依照契甸族规矩,这婚事是男嫁女娶,所以,新人是要送进苏家的。

    前来道贺的宾客很多,比如街上要好的街坊们,比如相熟的几个戏班子,比如苏杏的几位老熟人。

    “沈六爷,近来可好?”云帆唇角含笑,对面前这个看不出脸上神色的男人略点了点头。

    沈墨略一点头。看了眼被人搀扶下轿的苏杏,拱拱手道:“在下还有事在身,先恭贺二位了。”

    他给得起她所有东西,只除了那一身大红嫁衣。

    “好走不送。”云帆微微一笑,对于沈墨的贺礼,他觉得待到事后有必要好好查验一番,万一这男人心怀不轨给他的小妻子写些莫名其妙的字句怎么办。

    谭家的小公子也来了。

    只是,出面接待的是大花,她有点不痛快的看着谭英:“我说谭公子,你这是拿我家杏儿姐的分红来给我家杏儿姐当贺礼?”

    “那怎么可能呢……停,别拿算盘,这真不是分红!我说了别拿算盘!”谭英一头冷汗,好不容易才把大花的算盘给哄回去了,这姑娘就是个死要钱的,只要她把算盘掏出来,不扒一层皮那是绝对不会高抬贵手的。

    大花只用眼皮子甩了个白眼在谭英送来的贺礼上,等着他的解释。

    “这是双倍的分红,不是该结这个季度的分红么,我直接送来双份的,这诚意够了吧?”双份分红啊,这笔数目足以让寻常人瞪掉眼睛了。这五年里头,他早就成了人人敬仰的谭老板。只是,在这背后,他发现一切都离不开苏杏。早期借给他的银子就罢了,与她后来所能给他的相比,简直无法相提并论。他如何也想不明白,一个普通人家出来的卖唱姑娘,是如何想得出那么多令人惊叹的主意的。

    就冲那些天马行空的主意,多加一倍的分红做贺礼,也值了。

    大花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让四树盯着人去送到后院收起来。

    因为双方父母都不在场,所以,拜高堂的过程被省略了,两人对着排位叩头上香,无需敬茶和聆听教诲。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听着负责司仪的杀务净在那里卖力的吆喝,苏杏忍不住有点想笑。小时候看电视,只要是古装剧,这四句话基本上就是必然会出现的台词吧。玩游戏的时候,强迫症发作时还必须要把这四句说全了才行,缺一句都浑身别扭。

    而如今,终于轮到她了。

    震耳的鞭炮声又响起来了,在这一片欢庆中,苏杏被喜娘扶进了婚房里。

    关上门,耳边顿时清静了下来。

    “呼……完事了啊。”苏杏长出了一口气。

    古代跟现代不一样,婚礼真的是昏礼,全都是傍晚举行的,这会儿估计外头已经天黑了吧。

    所以,这会儿人都跑去吃吃喝喝了?丫的我还饿着呢好吗!

    摸摸早就开始造反了的肚皮,苏杏决定对自己仁慈一点,不就是揭盖头么,那些古装剧里头,女主不也是自己就把盖头给揭了嘛。

    恩,决定了!

    然而,就在她伸手去抓盖头的时候,有个人比她动作更快,掀开了那大红盖头,笑嘻嘻的看着她。

    脸上盛开的杏花在一室的红色映照下更加鲜艳。

    “诶,你在屋里?你没出去陪客?”苏杏眨眨眼,随即反应过来,“你留在屋里怎么也不吱一声,连个动静都没有。”

    云帆一笑:“若是我出去,只怕这掀盖头的活儿就轮不到我了吧。”就知道以她的耐性,绝不会等他回来掀盖头的。

    “所以,你就等在那里,看我什么时候没耐心了动手,然后再先我一步掀开?”苏杏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

    可云帆却不接话,从旁边拿出一碟子桂花糕来:“饿了吧,我预先备下的。”

    面对桂花糕的诱惑,苏杏可耻的跪了。

    ……

    午夜。

    “你有完没完,歇歇行吗!”

    “不是吃了整碟的桂花糕么,还没力气?”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太古神王惊悚乐园仙逆赘婿一念永恒执魔凌天战尊极品全能学生宠魅

阖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奇书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阖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