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番外

推荐阅读:太古神王天才小毒妃女村长的贴身神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大明文魁透视小村医星辰变末世重生之龙帝重生之财源滚滚

    【无责任番外】

    倾宇帝百里翼登基足有三年,北华朝廷上下一片清明,海清河宴。有如此景象,这与为君者的勤劳是离不了的。

    这一日仍旧是在御书房里忙忙碌碌到傍晚,将堆在自己手边的那一堆高高的奏折批改完,饶是正值青年精力旺盛的年轻皇帝,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放下手中的朱笔,百里翼活动了一下手腕,站起身,对一旁的内侍喊道,“摆驾未央宫!”

    “诺。”

    底下的人一领命,牵头就往皇后所在的未央宫中走。正值春日,傍晚的红霞十分的烂漫,遥遥的飘在了宫墙之上,掠过翘起的琉璃飞檐,映得白色的宫廊铺上了大红的色彩。此等春日晚景,百里翼却没有一点欣赏的心情,想着这几日来朝臣强硬的姿态,眉头轻皱步履匆匆的往未央宫中走。

    原以为回到宫中,便能看到心心念念的人儿,却不曾想这个时间她竟然还在外面。问询了侍女几句,才晓得清羽是到东宫陪着惊鸿去了。颇有些烦躁的挥退侍女,百里翼坐在床边,揉着太阳**,不知不觉就在未央宫中点燃的檀香里,倒在床上,熟睡了过去。

    许是累的狠了,这一睡便足有一个时辰,醒来的时候便有些口干舌燥的。皱着眉头从床上爬起来,百里翼有些难受的皱着眉,沙哑的喊道,“水,给朕倒杯水来。”

    话音刚落,一杯温茶递到了她的手边,百里翼伸手去接,喝了两口之后就原路递了回去。一抬头,这才看清给她端水的人是谁。

    却是清羽。

    她一身淡雅公装,侧身坐在床边,端庄秀丽。百里翼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终于出现在自己眼前,起身,挪到了清羽身旁,牵着清羽微凉的手,不满的问道,“你今天又去东宫看惊鸿了?”

    清羽点点头,柔柔的看着她。

    百里翼哼了一声,继续不满的说道,“御书房不是比东宫更加近吗?你就算要走走,干嘛要走那么远,也不怕累着了。”言下之意便是,御书房那么近你都不来看我,反倒是跑那么远去看那小丫头了。

    这是醋着了。

    清羽轻笑一声,有些无奈的伸手,屈指在百里翼的掌中轻轻的刮了几下,露出了乖巧的求饶姿态。分明已经不是少女的年龄,这样眨眼求饶的姿态在百里翼仍旧是分外可爱。一撇嘴,百里翼哼了一声,算是原谅了她。

    “那你吃过了吗?”百里翼换了个话题,牵着清羽的手又问。

    【吃了。】

    “哼,那就再陪我吃一点。”说罢,百里翼扭头,也不管清羽愿意不愿意,就传了膳。

    许是今日饿的厉害了,百里翼胃口还算不错,比以往还吃的多了些。清羽已经是用过晚膳的,便坐在百里翼身旁,给她夹菜。

    可如今在小妻子跟前越发惫懒的百里翼,吃饭吃到了一半,干脆放下了碗,看着往她跟前夹菜的清羽,耍无赖的说道,“你这般夹过来我还得自己送到口中,多麻烦啊,还不如直接放进我嘴里。”言下之意就是,你夹菜,还不如喂我了。

    她说的理直气壮,面不改色,清羽看着对方一本正经的神色止不住哑然失笑。无奈的点头,伸出手接过百里翼的碗,好似母亲喂养孩子一般,喂着百里翼吃完了饭。

    一旁侯着的侍女看着帝后如此不要脸的秀恩爱,羞红了脸,低下头去。心里想着,陛下在皇后跟前那么的乖巧,只怕其他进了后宫的女人日后也是欺负不了皇后的。不,不是,或者,陛下压根就不会有选妃的打算咧。

    用了晚饭之后,百里翼半是哄着,半是牵着,带着清羽洗了个鸳鸯浴。只是百里翼小心眼,惦记着清羽去看女儿都不去看她,在浴池里把对方狠狠地折腾了一下。正值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纪,饶是清羽都哭红了眼,百里翼也没打算放过她。

    拍击的水声里间或夹杂着女人几声低低的呜咽。侯在浴池外的侍女,听得从里面传来的声音,羞红着脸低下了头。

    第二日清晨,不出所料的,百里翼罢了早朝。

    一连三日,百里翼每天早上都是拥着清羽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吃了午饭便拖着清羽与她一起批改从御书房送过来的奏折。成日里窝在未央宫中,一点出去的意思都没有。

    这么持续了几天,朝臣们坐不住了,频频侯在未央宫中求见百里翼。起先,清羽还有些奇怪为什么百里翼忽然不上朝了。直到第二日时看到了一堆被百里翼随手丢掉的折子,就忽然一点也不觉得那些侯在殿外的顶着大太阳的朝臣可怜了。

    谁让他们,又那么不懂脸色的开始逼着百里翼选妃呢。

    别看清羽平日里在后宫中不理百里翼的事情,只管自己事物十分悠闲的宽厚模样。可一遇到这件事,清羽就是态度强硬。

    等到了第四日,百里翼的内侍们软绵绵的又说了皇帝不见朝臣的旨意,便退了回去。留下几个大臣又上演了皇帝不见长跪不起的戏码。这时候作为一向贤良的皇后,便指了侍卫在未央宫外的台阶上,搭起了棚子。

    十分贴心的与朝臣们说道,皇帝不见诸位她也没办法,但是政务要紧,各位大人可以在棚子底下议论国事,她可以让侍人通传陛下。

    总之,办公书案上班甜点一应具有,俨然就是另外一个议事殿,十分的贴心。因着这一点,朝臣们越发觉得皇后贤良。

    然而第二日朝臣们孜孜不倦的又过去之后,棚子却被拆了。原本搭建棚子的空地上,平白多了两波人。

    一个持圣喻拆棚子,一个持皇后金令搭棚子。僵持许久,站在廊檐下的内侍轻飘飘的瞥了一眼底下面面相觑的大臣,目光落在了两个相持的统领身上,细声细气的说道,“两位大统领,这可是未央宫前,若是要分个胜负,还往走远一些,莫要惊扰了陛下和皇后。”

    两位统领看着对方,最终点点头,一同离去。搬着搭建棚子的木料,走了……

    一头雾水的大臣们望着内侍,欲要请他通报,便被眼前这个面白无须白胖胖的侍人一句话轻飘飘的挡了回去,“陛下今日火气大得很,小的可不敢去触犯龙颜。”

    似乎要验证内侍的话,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百里翼充满怒火的声音越来越近,“你也是这样,逼着朕选妃,商清羽你给我等着,等我收拾了外边的那群老胡子再来收拾你。”

    大殿的门被用力的踢开,震得殿下的大臣们浑身一凛。明明已经是三月晚春,太阳暖洋洋的,可无端端的,一股冷风扑面而来。

    推开门的皇帝盯着外边一身大红官服垂着首的一群大臣,手指一点,咬牙切齿道,“你,你,你……还有你们!不遵礼法,真当这未央宫门口是施粥的地方吗?!天天为着一些破事来烦朕,吵的皇后居所不得安宁!要有这闲心,都给朕滚回去办事去!滚!都给朕滚!明天再让朕看到你们!朕就把你们通通扔到黎州城的大街上去。”

    说罢,用力的关上大门,震得吱呀的一声。被指着大骂一场的大臣站在台下面面相觑,再次听到里面传来皇帝的怒吼,“都给朕滚,一个不留,给朕滚出去。”

    伴随着嘭的一声,一列身穿粉裙的侍女提着裙摆,怯生生的匆匆从大殿外走了出来,慌张的关起了大门。

    一震瓷器破碎的声音响起,殿外的大臣面面相觑,看着离开的侍女,又看看对方,想着方才皇帝说的话。

    那啥,刚刚皇帝说,皇后劝她选妃……然后……收拾老胡子……然后……现在是,收拾皇后……

    这动静……暴君啊!

    大臣们倒吸了一口凉气,猛的想起了这位主当年可是打的羌胡闻风丧胆的大暴君。一股凉气从脚底板升起,然后抬腿,慌慌张张的离去了。

    那什么,他们今天,什么都没听到!

    只他们不知道,紧闭的未央宫内殿里,一片狼藉中,清羽趴在百里翼的肩头,笑的浑身颤抖。

    之后的几日里,皇帝仍旧没有上朝,只是在宫中的一些人,偷偷的告知了他们的主人,说是,皇帝好几天都没有下床了……

    嘶……可怜的皇后。

    作为皇帝眼前的大红人姜邵阳,这几日也是逍遥的处理完公务,回家就逗孩子玩。稍微与他亲近点的大臣,见他这一次没有参与群臣逼婚,暗地里就问他什么意思。

    作为老派的皇党,姜邵阳一笑,颇为高深莫测的说道,“这件事怎么说也是皇帝内院的事,他要是不想大臣们能管多少?再说了,陛下又不是没有储君。”

    说白了就是那是人家后宫的事情,你们管那么多干嘛,平白惹得主子不开心,踏踏实实做事不就好了吗?!

    这么一折腾,大多数人都明了百里翼的态度,也就不敢轻易的冒犯龙颜了。

    只是,还有一些人不死心,瞄准了百里翼后宫空虚,想要获得什么利益。

    端阳节时,有不少王族侯爵携家眷进京。其中,还有不少女眷。作为皇后,清羽自然是要设宴招待的。

    夏日里,皇后的未央宫后院,一片丝竹悠扬笑语晏晏。

    今日未央宫设宴百里翼自然是知道的,因着清羽不能说话,百里翼便让长公主替清羽招待客人。只是还是担心会有没眼色的人冲撞了清羽,故而用了午饭之后,便来找她了。

    只是一进宴席,百里翼看着那些身体玲珑娇小,稚气未脱的少女,有些愣住了。

    不是说是跟大臣和王族的家眷宴会吗?怎么会有那么多不到豆蔻之龄的小女孩呢?

    百里翼与她们打了招呼,便坐在了清羽身旁,拉住了她的手,盯着宴会里那些偷偷望着她脸带羞怯的少女,绷紧了一张脸。

    清羽带着笑,勾住了百里翼的手,在她掌中轻轻刮道,【好看吗?】

    百里翼扭头,看着小妻子,俯身,贴近她的耳朵,小声的调笑道,“有什么好看的,一群没长大的孩子。”

    清羽瑟缩了一下,躲开了她的呵气,拉着她的手写道,【可这些孩子,全都是冲着你来的。】

    百里翼挑眉,暧昧的吐气,“看出来了,这些大臣也太没眼色了,要入的朕的眼,最起码也得你这样的啊。”

    【他们觉得这样的估计会合你的口味。】清羽认真的写着,秀眉轻皱,颇有些一本正经的味道。

    “难不成朕看起来像是个恋……童的?”她欺近清羽,有些咬牙切齿。

    清羽躲开她,在她掌中写道,【有点像……】

    “哦,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

    一片喧嚣中,坐在宴席中间的两个人牵着手,靠在一起咬耳朵。坐在他们身旁的长公主看着自己皇帝兄长脸上带着的笑意,有些诧异。这个传闻里行事如此狠厉的暴君,在这个从南夏来的女人跟前,却有着如此温情的一面。

    即使是在寻常百姓家,也让人觉得惊奇了。更何况,是在这深宫之中了。

    长公主扭头,想着之前听过的传闻,再看看这眼前的一群未满豆蔻的少女,模糊的念头一闪而过。

    或许,当年在黎州城的百里翼喜爱的是不到豆蔻之龄的少女。可如今呢……其实从少年到如今,这位历经沧桑的帝王,从始至终喜爱的,都只是一名名叫清羽的女子。

    或许很多人都再猜当年源州城的少女清羽与如今黎州城中宫的清羽皇后会不会是同一个人,但其实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因为史册上所铭刻的,那位英明的倾宇帝只有唯一一个妻子,那就是清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太古神王惊悚乐园仙逆赘婿一念永恒执魔凌天战尊极品全能学生宠魅

清羽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奇书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清羽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