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14)

推荐阅读:太古神王天才小毒妃女村长的贴身神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大明文魁透视小村医星辰变末世重生之龙帝重生之财源滚滚

    重耀微微一笑,说道:“徒留时光匆匆,数十春秋不如这两年来的清明。”冷逍遥道:“所以在他们眼里我们似乎也是冥顽不灵,利己自私之辈。”重耀道:“如此也就不难解释他们的关系。”冷逍遥道:“一旦臆测有误,你,有准备?”重耀道:“无妨!”冷逍遥哈的一声,叹道:“恩!如此咱们的门户可越来越有一宗之主风范了。”旋即冷逍遥伸手阻止道:“不对!你要做甚麽?”重耀道:“要解开此事之谜团,我师兄妹三人必要做个了结!”冷逍遥问道:“非要在此时吗?你可是我在仙宗唯一的帮手。”重耀问道:“你对我没信心?”冷逍遥道:“此时看来,他们同时出现不就等着你这麽做吗?”重耀点头说道:“这桩往事该有了结了。三分阴阳,四气横秋。这第四气虽不从自身,但着实不为一条出路,虽然并不稀奇。”冷逍遥道:“这倒让我想起了剑湖派的天水逐流剑法。”重耀点头道:“借助外气行功虽与三分阴阳区别甚大,但人体是有极限的。”冷逍遥道:“这个问题并不复杂。你若有需要,我可端详一二。”重耀正色道:“有求于你时我会吝啬吗?”冷逍遥无奈一笑,叹道:“你真是越来愈有那小子的嘴脸。以前你很少笑!”

    重耀笑道:“当前时局你如何打算?”冷逍遥道:“这也是你接下来是所说的重点吧?”重耀沉声道:“少废话!”冷逍遥笑道:“我一个外来户若大开杀戒,于仙宗本身虽有益,但不会有人认可,唯有借助外力。”重耀道:“我说的是,东阳,南神,飞凤,一式四派。”冷逍遥若有所思,应道:“你先说的东阳,最后说一式派。而当前的局势,这四派明显附和于一式派杜开。”重耀道:“权利之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之事还少吗?”冷逍遥若有所思,应道:“在我印象中你应该算是个武痴,我真是低估了你。”重耀哼然一笑,说道:“东阳范昭逸此人静水流深,铅华细腻,杜开虽有睿智当非其对手。”冷逍遥道:“但你要说的不是这些!”重耀点头道:“开宝元年,教皇与三分派宗主祝神光失踪,此于太祖皇帝驾崩不过八年。”冷逍遥一声恩!拖得老长,叹道:“教皇生平创立仙宗十三派之功,从未有过亲近朝廷之举吧?”重耀道:“年事一久远许多事便会断落,亦会被有心之人再度拾起。自盛唐以来仙宗斗了朝廷,斗了四大世家,斗了八大家,五代十国以来又斗了多少当权共击之辈。仙冥争霸为得是甚麽?仅仅是天下第一大宗的声名吗?不是,是宗派利益和凝聚人心之手段。”冷逍遥没有回应,重耀所带了讯息完全推翻了他所有的构思,仙宗当前的形势恐怕更加复杂。

    重耀续道:“如果臆测为教皇受皇帝影响深知权利之弊端,进而选择诗画江山,那麽胡氏三魁为何会三分蝶影这等唯有教皇能行之功?”冷逍遥挠头道:“太祖皇帝生前之事咱们都能背下了,暴毙之前从未有过安顿后事之举。”重耀道:“赵匡胤何许人也?天下间的势力他岂会不知?自迁都洛阳之事后他便安顿了这一切。前有武林盟,逍遥城,后有天复会,这一切皆是幌子,诗画江山确实能杜绝皇权至上,还政于民的弊端。当前的赵家天下走的不过是历史的老路子,这种皇权终究会有一日没落,千百年来历史早已证明一切。”冷逍遥连番晃动食指,叹道:“你那儿来知道这些的?天呐!简直闻所未闻。”重耀问道:“教皇在你眼中如何?”冷逍遥道:“说不明白,按照我的理解,大贤之身,睥睨之眼,令人生畏。”重耀道:“这样的人足以符合心忧天下之心,是为文武同韬。”冷逍遥道:“你之想象太夸张,却也不无道理。只是当家门主竟想毁了仙宗,这是正常人的想法吗!”重耀没有回应,续道:“按照这种臆想,至少御内班或者皇城探事司有些痕迹。”冷逍遥平复心绪,抬手说道:“种种迹象表明,这可能与异端势力有关,总坛内乱由一式派杜千化而起,而后祸及东阳,南神,飞凤三派。杜千化,其弟子杜孤星皆死于内乱。诶!不对,挑头的二人身死正好掩盖其事情原委和真实目的。”重耀所言冷逍遥这些年没不是没推敲过,只是从未有像今日这般连成一片,简直不可思议。

    重耀点头道:“教皇创立十三派的仙宗根基,让仙宗一下有了与冥花流较量的本钱,其声名之威望在仙宗无以复加。为保十三派不互相内讧,乃至于教主一派都与诸派平起平坐,只是在规矩上有所分别,这些建制不正是诗画江山平等与民之前鉴吗?除了教皇,谁能命令四派同室操戈?即使四派俱亡,仙宗也不至于沦落到退隐。恰恰是金仓被迫,百十条大船将金仓近亿巨资搬得一点不剩,这一搬差点将仙宗搬垮了。其实都不难想象,没有绝对掌令之身,谁能将如此巨资在三十日内悉数搬走?这一搬仙宗元气大伤,不得不与冥花流讲和,由争霸变成讲和此乃宗门之辱。仙尊苦心数载刚刚建立起来的威势瞬间淡然,仙宗自此没落。偏偏二月总坛内乱,四月便有冥王会战,这一役前圣女,大少司命三派宗主战死。短短半年内,仙宗损失圣女,侠菩提,大少司命,东阳,南神,飞凤,一式八派宗主,六千八百一十六人仙宗上层精英战死,仙宗的家底彻底败光了。诺大的宗派顷刻之间颓乱,内讧之惨烈,至今教人恐惧。而后的金陵之战,那边私心,这边通官府,仙宗不得已借势退隐,闭门自奋。”

    重耀字字深沉,每一句话都揣摩无数次,尽附一腔忠魂。冷逍遥身有感佩,当年之事他刚进入仙宗不久,在偏僻处并未得见,事后再临总坛那一切似乎从未发生过,只是许多人就此再也不见。冷逍遥道:“这是你内心深处的选择吗?”重耀道:“战神派的职责是发扬仙宗武学,权术我非不会,但那已不是我的路。如今的仙宗改革都如此艰难,何况立世。”冷逍遥问道:“何为立世?”重耀道:“武道七宗虽过百载天命,却仍如朝廷一般彼此起伏,历经盛衰,所以古人一直欲叹天命。如今有了异端势力之参照,则一切简易,那便是制度本身有违,集权与理想始终是对立的,这个天下属有百姓千万,能读的起书的太少了!愚民之政,禁民之流动,掌生死以权术。如此压迫,方有朝廷每年都有一起叛乱之事,异端势力掺杂不假,便无百姓之本心吗!”

    冷逍遥刹那间犹如豁然开朗,终于有个志同道合之人了。冷逍遥道:“武道七宗之出路在于传承,而传承需一种文化底蕴相辅。慕秋白作为冥花流五极战宗唯一的男子,历年来游历天下,寻的便是这般。然,目标是相同的,但面对这世俗,惊世骇俗注定失败,融入世俗则为其所同化,这其中之尺度该如何把握?”重耀道:“拘泥于宗派一身之法只可延缓而不足以流长。当以宗派之外,武道七宗之名为何而成?不正是世俗以定义,行汉人天下之共识。先辈之高瞻远瞩贯彻始终,令人侧目。”冷逍遥问道:“你有答案了?”重耀道:“这个答案由张少英所起,以明正己身彼此之存在,务实现实之必要,一称为知人,即知人性,人理,人心,俗而论之,莫天下之徒,皆为人类,大爱之念。二称为同伦,即经书识论之则。三称为求存,以宗派,朝廷之存。四称为尊皇,以天下之皇间接于天下之民,意百姓之安。其五共利生和,正视彼此存在之必要,朝廷可去患匪毒瘤之论,武道可去经史留名之意。其六以务实,这一招则为要害。当今朝廷沉珂多难,唯武道诸等不受王法履历约束可自由选择己身。如此这六项纲领一成,则信念可成!”

    冷逍遥问道:“这是要抛除侠义之道了?”重耀道:“侠义之道可归于知人,乃侠者当为,务须宣扬做作。”冷逍遥叹道:“明白了,师兄啊师兄!今日的你令我感叹呐!”重耀道:“这个时代在变,武林将显新格局,那纵横识术篇我给你带了,图册有点多,够你看一年了。”冷逍遥问道:“为何先给你而让你带给我?我不如你?”重耀微微一笑,说道:“他比较忙。”冷逍遥哼声一笑,说道:“当街手刃八十六人,你信吗?”重耀道:“那不重要!”冷逍遥点头道:“如此,接下来之事便好谈了。”重耀道:“你觉得他们能到你身前?”冷逍遥道:“不然呢?”重耀道:“你的路才刚刚开始,有些你不便做的事他能为你代劳。”冷逍遥问道:“知晓同心结吗?”重耀道:“蛊术罢了。”冷逍遥道:“他清白郎君受胁迫如此,你信吗?”重耀笑道:“那重要吗?”冷逍遥哈哈笑道:“师兄,耿直如你,论之权谋如今是面不改色!”重耀道:“你已感叹好几回了!”冷逍遥哈哈而笑,甚麽是希望?甚麽是可以信任的队友,有希望的感觉真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赘婿校花的贴身高手执魔凌天战尊超级吞噬系统帝霸仙逆希灵帝国开挂闯异界

仙侣情侠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奇书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仙侣情侠传最新章节